美发卡余额还剩3000元店铺却关门了其他连锁店:在我们这也用不了

 

  海口的秦女士想让大伙给评评理,她在海口芬迪捌佰伴上邦店办理了会员储值卡。到2020年元旦后,店铺改名为九重国际,但并没有影响秦女士的正常消费,可今年6月份,秦女士到该店消费时,却发现店铺已经关门大吉。不过,想到“九重国际”是一家连锁品牌,秦女士也没太在意。然而,后续发生的事,让秦女士越想越气。

  当事人 秦女士:我五月十九号,就说在这里来剪头发都很正常,然后到我六月份来的时候就关门了,然后也没有告示。

  8号上午,记者在秦女士所指的海口九重国际上邦店看到,店铺的装修已基本拆除,所有物品都已经搬空,只剩下了约400平米的空旷场地。秦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在该店办理的会员储值卡并没有实体卡,但从秦女士提供的近期在该店消费后的收银小票上看,她此前办理的两张储值卡内均有尚未消费完的余额,估算后约有3000元。由于九重国际在海口有多家连锁店,再加上此前该店在宣传时声称在店内办理的会员卡,在其他门店可以一卡通用,所以发现这家店关门后,她便向海口九重国际京华城店,询问了自己存有余额的会员卡是否可以继续使用,而得到的答复,让她始料未及。

  当事人 秦女士:那个店的就说用不了了,他说他们这个店,这边是这边的会员,那边是那边。

  随后记者也与秦女士一同来到了海口九重国际京华城店,并请店家现场查询她的会员信息。

  海口九重国际京华城店 店长:(记者:她那个会员在我们这个系统里是查不到)嗯 (记者:那你当时五月份消费的时候,你报的就是这个会员号)(当事人秦女士:对)(记者:那为啥原来那个店能查到,这个店查不到?) 她是以前充的钱,是在捌佰伴的店,上邦店的捌佰伴的店,然后捌佰伴的店呢,它铺面转让给我们了,铺面转让我们九重了以后,我们不承担它卡金的,以前的老板跟我们没有关系的(记者:那她现在剩的那些钱怎么办?) 也用不了,我建议你电话投诉捌佰伴。

  这名店长表示,原先的海口芬迪捌佰伴上邦店,在2019年7月,将店铺转让给了九重国际,而秦女士当时的会员信息以及充值记录,应该是记录在原先的芬迪捌佰伴会员系统中。但在店铺转让后,原先的会员系统与新加装的九重国际连锁店的会员系统,信息并不共享。秦女士充值的时间,是在店铺转让以前,所以他们认为,如果秦女士想要退还剩余的金额,她只能去找原先的海口芬迪捌佰伴上邦店。针对店铺转让时的约定,记者联系到了海口九重国际的负责人。

  海口九重美容美发有限公司 执行总经理 戴先生:协议上面写的很清楚,就是原来的负债,跟我们没有关系的,是原商家它去处理的,如果是之前的会员,她只能去找之前的那个法人,如果是(转让)之后的,我们是给无条件给到其它门店正常消费的。

  随后这名戴经理向记者展示了一张有关店铺资产转让协议的图片,其中一项条款中表明:转让方经营期间所发生的债券债务,均由转让方自行承担处理,与受让方与支付方无关。那么协议中的说法是否成立呢?记者咨询了律师。

  律师 王秀政:它是属于一个资产转让,是甲方他出售自己的一些资产,比如自己的一些设备,还有后续的店铺的那个承租权,乙方他也没有去收购甲方的这个公司,那相对应的,乙方也就不用承担甲方对外的债务,它出售完这个资产之后,会导致公司无法去继续经营,不能提供服务的话,他要告知消费者。

  秦女士始料未及啊!不论是之前的海口芬迪捌佰伴上邦店,还是改名后的海口九重国际上邦店,在她看来,那都是连锁门店,一家经营不善,其它门店可以继续提供服务。可实际情况是,她的会员身份直接被拒了,而且,在这一门店的转让过程中,从始至终她都不知情。如今,海口九重美容美发有限公司直接甩锅给之前的海口芬迪捌佰伴,到底谁该为秦女士的消费问题负责呢?

  这间已经倒闭的九重国际上邦店的前身——海口芬迪捌佰伴上邦店的经营主体为海南省捌佰伴美容美发有限公司。记者在网上查询发现,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刘某,目前的经营状态为注销,www.888300.com。刘某的电话也无法接通。随后,记者向海口市美容美发协会咨询了这家公司的有关情况。

  海口市美容美发协会 秘书长 王凯芹:刘某是大股东,神龙论坛一肖中特免费然后每一个店的话,是有好多个小股东,前年开始陆陆续续到去年就已经全部都没了,他十多家店全部倒闭(记者:像秦女士这样余额没法退还的这样情况,您了解的现在大概有多少人啊?)应该有五六个在我们这边吧,我们给它设一个群,然后陆陆续续可能还会有投诉,我们就把放到这个群里面来,然后达到一定的数量之后,我们就要提交给公安这边。

  据了解,此前的芬迪捌佰伴在海口共有十多个加盟店,目前绝大部分已被转让收购,尚在营业的带有捌佰伴字样的店铺,也早已更换了经营主体,与海南省捌佰伴美容美发有限公司无关。随后,记者将情况反映给了海口市商务局,工作人员表示,此前他们已经接到类似的投诉,相关调查正在进行中。

  海口市商务局 工作人员:(法定代表人)那个叫刘某的,我们都联系不上了,原来的微信啊什么都拉黑了,因为他欠了钱,欠了原工人工资,还有(会员)卡里的钱,很多嘛,欠几百万,他已经列入了那个黑名单了,现在政府立案他了。

  海口市商务局表示,接下来他们将协助有关部门,搜集与该公司相关的材料证据,配合警方调查。而针对秦女士的退款诉求,他们也将组织她与九重国际方面协商解决。一番调查过后,虽然事件的来龙去脉已经明晰,但作为一名普通的消费者,秦女士表示相当无奈。

  当事人 秦女士:你们这个公司,那个公司,我是消费者,我也不了解你,我到你店里消费 我不可能还看你的资质 你是哪几个股东啊 你们之间的什么约定 我也不懂是不是

  据介绍,截至今年年初,海口市共有约8000家美容机构,而目前行业协会与政府部门接到的投诉事件中,类似秦女士这样预付式消费的后续服务问题,占了绝大多数。那么我们又该如何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呢?海口市美容美发协会认为,作为消费者,想要甄别一家美容美发机构是否合规,可操作性并不强,这就要求经营者自我严格要求,担负起相应的职责。

  海口市美容美发协会 秘书长 王凯芹:避免这块的话,首先他们店家要做到自律,转卡的问题,没有能力你不要接店,就算你转让,你也要实实在在给人家用,根据目前海口这种状况的话呢,我们也会提一些这个行业的规定给到政府,看一下政府去审核一下,能不能出台这样的一个制度,少一些套路,实实在在发展企业才是个硬道理。

  消除预付式消费痛点,更需要职能部门加强监管。广东省消委会就建议引入消费“后悔权”制度,让消费者付款后有一段实际了解商品和服务的过程,赋予其在合理期限内拥有后悔的权利,同意其退款退货;同时,引入第三方监管,对于采用预付式消费的商家,引入第三方机构对预付式款项进行存管,保证资金安全;此外,还在探索先行赔付。即经营者向监管部门或指定机构交付保证金,若发生侵权行为可用保证金进行先行赔付。如此推动监管部门、行业协会、社会组织、企业等各界力量联动协作,形成合作,加强对美容健身服务乱象整治和行业监管监督。

  这种“预付式消费”已经成了当前消费的“痛点”,解决这一问题已经迫在眉睫。我们期待海南相关部门的发力,期待经营者的自律,也希望消费者睁大眼睛不贪便宜,理性选择预付消费项目,主动要求店家明确预付性消费的使用产品、期限范围、使用对象、提货日期等重要条款,以及中途变更、退约等的违约责任,尤其要提防限制性条款。而一旦发现商家有骗取预付款等欺诈行为,或存在卷款“蒸发”情况,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