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渔”全面启动一周年 岸线生态环境有何

 

  央广网北京1月2日消息 长江拥有着独特的生态系统,养育着4300多种水生生物,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然而受人类经济活动的长期影响,长江流域生物多样性持续下降,水域生态修复任务艰巨。

  为扭转长江生态环境恶化趋势,根据中央总体部署,2021年1月1日零时起,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渔”全面启动,长江生态保护修复迈出新的一步。与此同时,沿江二十多万渔民也“洗脚上岸”,开始了新生活。

  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渔”已实施一周年。这一年来,“禁渔”的效果如何,岸线生态环境是否有所改善?退捕上岸后,渔民们的生计如何保障,生活又发生了哪些变化?

  自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渔”实施以来,长江江豚屡次现身长江湖北段——有市民在宜昌江段拍到了江豚跃出江面的场景,还有摄影爱好者拍摄到了江豚与水鸟同游的画面。宜昌市市民谢朝清说,2021年,江里的鱼数量变多、个头变大,长江里的惊喜正在日常生活中越来越多地上演。谢朝清告诉记者:“从禁渔以来,长江、清江的水质都变好了,看得到一群一群的鱼在里面游,比如刁子(鱼)、鳊鱼、鲤鱼、翘嘴,在里面都看得到了。”

  张辉是中国科学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每年11月到次年2月份,他们都会用声呐探测仪检测长江中鱼类和中华鲟的踪迹,从最新获取的监测数据可以看出,长江里各类鱼类资源得到了恢复。

  长期以来,受拦河筑坝、水域污染、过度捕捞等高强度人类活动的影响,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一度降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副主任赵依民表示,“禁渔”一年来初见成效,生物多样性明显增加,但这还只是第一步。赵依民说:“十年禁渔是基本需要,也是生物多样性修复的时间表。它不是短期之内我们看多了几条鱼,效果就出来了,因为禁捕不是目的,目的是保护生物多样性。其实生物多样性是一个多层面的工作,有基因、有物种、有群落、有生态,一个健康完整的生态系统得到修复才是我们的根本目标。”

  为长远之计,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渔”势在必行,而这涉及沿江10省(市)二十多万渔民的生计。“洗脚上岸”后,渔民们的生活有什么变化?

  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是长江支流——汉江由陕入鄂的第一个县。52岁的郧西县羊尾镇老关庙村村民黄书祥,少年时就随父亲下河捕鱼,在船上一漂就是30多年。回忆过去的日子,黄书祥拉开话匣子:“我们汉江好多捕鱼的,原先没禁的时候小鱼都给逮了,野生的东西,自己想着也不好过,禁了也好。”

  汉江干流郧西段共105公里,一年前,郧西县发布境内为期10年的禁渔公告,黄书祥响应政府号召上交了渔船,拿到12万元补贴 。接下来的日子怎么办?上岸后靠什么生活?羊尾镇农业服务中心帮他合计,家里面水靠山、山场资源丰富,适合养羊。去年9月,黄书祥用补贴款买了60只波尔山羊来养殖,镇里提供技术培训,还帮他争取了1200元的免费保险。黄书祥起早贪黑照料羊群,到去年底羊群发展到100多只,对于2022年,他更是充满期待:“2月份、3月份一批羊羔100只,不说100%,60%-70%的成活率,(一只)挣个百八十的我都行了。”

  对于黄书祥这样的专职渔民,面临退捕后就业难度大的难题,郧西县鼓励自主创业,给予创业担保贷款的最高额度及创业补贴政策。退捕渔民中,还有年龄大、谋生能力弱的,郧西县设立协助巡护、河道保洁、水上清漂等公益性岗位兜底安置。观音镇纸坊沟村58岁的李维茂就是其中之一,曾经是渔民的他现在正以巡河员的身份守护母亲河。李维茂说:“现在不逮鱼了,要以渔治渔。”

  在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张溪镇茅嘴渔民上岸点,水面上碧波荡漾,水鸟鹤立。伴随着渔民的退捕,曾经风靡一时的渔具如今在这里再难见到。东至县人社局落实落细长江退捕渔民参保补贴举措,对符合条件的渔民全部纳入城乡基本养老保险范围,筑牢退捕渔民的保障网。东至县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黄新琴说:“截至目前,已累计发放退捕渔民补贴14417424元,惠及1191人,其中参保补贴13092000元,惠及993人,临时过渡期补助1325424元,惠及198名0-16岁未成年人。”

  张溪镇就业和社会保障事务所通过上户宣传、登记退捕信息等方式完善校对参保补贴工作,确保每项参保补贴惠及退捕渔民,解决退捕渔民的后顾之忧。池州市东至县张溪镇就业和社会保障事务所副所长董平介绍:“退捕工作开展以来,张溪镇在养老保险领域加大宣传教育,完善各项手续,为渔民更好地争取养老保险各项补贴,实行渔民老有所养;积极落实参保各项补贴到位,做好养老保险待遇核定及动态管理。”

  在湖南省益阳市沅江境内的洞庭湖湖心,有三个小岛:管竹山、澎湖和莲花岛,居住着1148户、3300多名渔民,他们世世代代生活在岛上,在江湖中与鱼共生。按照沅江市工作安排,洞庭湖区最后三个湖心岛的1148户渔民已经全部统一到了安置点定居,成为全国唯一的湖心岛渔民整体搬迁县市。沅江加强了对渔民的社会保障,出台了各种帮扶转产转业的优惠政策,投资超过5亿元的渔民新村的工程建设也正在有序推进,预计2022年年底可以整体完工。

  石仲芳曾是家里的第7代渔民、在莲花岛居住了50多年,也是村里第一个搬离湖心岛的渔民。现在,他是沅江市城区一家小鱼馆的合伙人,搬迁一年了,他对新生活也有很多感慨。石仲芳说:“那就转行做我熟悉的事。我从小跟鱼打交道,鱼是如何养的,吃什么东西,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压力,所以我们做得比较开心。该搬了,受益的是我们的子孙后代。”

  渔民退捕,生态向好,未来九年,长江水生态将继续得以休养生息,而“十年禁渔”执法也将继续成为常态。2021年,江苏省共破获涉渔刑事案件218起、查处治安案件807起,打击处理违法犯罪嫌疑人员1366名,取缔违规渔具1.7万件,查获渔获物5.6万公斤,全省水域涉渔违法犯罪问题显著减少。江苏省公安厅治安总队总队长徐亚中介绍:“现在团伙作案比以前少,单个作案一般比较隐蔽;犯罪分子的作案手段在不断翻新变化,到现场一般人很难发现,我们在加强犯罪规律特点的研究。”

  据长江航运公安部门统计,长江非法捕捞的案件数量较2020年下降了80.2%,在各类非法捕捞活动得到遏制的同时,渔业资源得以恢复,垂钓的人也越来越多,相应地,违规垂钓现象也屡禁不止,这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违规行为给监管带来了不小的难度。湖北省宜昌市渔政监察支队副支队长莫宏源介绍:“以渔获为目的的垂钓,量非常大,一个人一天垂钓量一百斤是很容易的。如果纯粹是在数量上相比,现在垂钓的规模并不比原来天然捕鱼的规模小。”

  赵依民表示:“近一年多来,反映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存在灰色地带——垂钓,好不容易禁捕获得的成果,容易被垂钓者拿走。我们现在也在研究,能不能出一些禁得住、管得住、有操作性的措施,随着禁捕区域现在是网格化管理,又建立了信息化系统,再加上现代技术的App应用,或者地方的垂钓管理办法逐步形成和完善,垂钓应该是规范有序的,能够管得住。”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专题更多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渔”全面启动一周年 岸线生态环境有何改善?渔民们的生活有何变化?

  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渔”已实施一周年。这一年来,“禁渔”的效果如何,岸线生态环境是否有所改善?退捕上岸后,渔民们的生计如何保障,生活又发生了哪些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