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教材”背后神秘家族揭秘让人细思极恐中纪委出手全面彻查

 

  近段时间以来,备受全网关注的莫过于“毒教材”事件,背后的神秘家族揭秘后,让人细思极恐!

  好在近日事件终于迎来佳音,中纪委已经重磅出手,调查组将对此事展开全面彻查。

  “毒教材”事件是如何发酵起来的?教材已经用了十多年,为何直到现在才发现问题?“毒教材”事件背后又到底牵涉了一个什么样的神秘家族呢?

  “毒教材”事件是在5月26日在全网引起关注的,事情源于一些家长在家里辅导孩子做作业时,无意间发现,外国人物的形象都非常正常。

  明明是一群朝气蓬勃的孩子,看起来却一副睡不醒,死气沉沉的模样,仿佛就是一位典型的唐氏综合征患者一样。

  而此事一经曝光就迅速蔓延开来,关于人教版数学教材太丑的词条也很快就登上了热搜。

  这些不该有的元素之外、男孩隐私部位暴露在外,男孩掀起女孩裙子,露出底裤。

  女孩被秃头男孩抱在怀里,触摸上身,一家3口中父亲将手放在女儿腿下等给人以极度不适的画面更是赤裸裸地展现无疑。

  尤其是表情怪异,张嘴吐舌头的画面被网友认出,活脱脱就是日本“阿黑颜”的画风。

  而更让人血脉喷张的是,男孩身穿星条旗服饰,国旗能被画错,插画中堂而皇之地出现代表日本侵华战机N33K的字样。

  一黄一黑两种皮肤的小男孩舔着一个白皮肤女孩胳膊上的汗液,并一边舔一边夸赞。

  很多家长都忍不住担心,孩子们长期看这种插图,审美以及意识形态会受到恶劣的负面影响。

  于是一时间,很多网友纷纷晒出其他版本教材作对比的同时,也对“毒教材”展开了激烈的口诛笔伐。

  伴随着负责人教版插画设计业务的相关人员被曝光后,吴勇及其设计工作室就成为了众矢之的,人人喊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一众声讨声中却出现了一些“特别”的声音,那就是一些专家和大V纷纷力挺吴勇等人,有人称只是审美不同,也有人认为只是因为经费不足导致的。

  一方面是,吴勇设计工作室的相关论文被曝光后,他们认为教材中这些有问题的插图符合儿童气质,而且堪比商业绘本的言论引发众怒;

  另一方面是据网友爆料,在某位网友质疑吴勇时,其设计工作室不仅没有道歉,而是直接对这位网友开怼。

  而且早年时,吴勇曾在一次采访中说过,他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毕业后开始参加工作时,经常打“擦边球。

  不但不违反出版法,而且还能让自己拥有很好的资源平台”以及“书没有全盘地去把西方的东西全搬进来,他完全可以全搬进来”。

  据曝光的信息来看,和吴勇一起负责人教版插图业务的人还有郑文娟和吕旻,郑文娟是吴勇设计工作室的员工,而吕旻的来头却不小。

  他的父亲名叫吕敬人,如今既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教授,吴勇的恩师,在国内和国际设计界都大名鼎鼎,也是这批“毒教材”的艺术设计总顾问。

  除此之外,吕敬人的家族也“不同凡响”,据网上曝光的信息来看,吕家是一个大家族。

  吕敬人的父亲名叫吕叔陶,在上个世纪上海租界沦陷后,他曾在日伪统治下注册成立了一家“大康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其中,大儿子吕立人现在是日本东京工学院的教授和中国翻译家协会的会员,二儿子吕吉人是美国的专业画家和上海交通大学的客座教授。

  三儿子吕卓人是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四儿子吕达人是美国摩根公司的经理和高级工程师,五儿子就是吕敬人。

  值得一提的是,吕敬人曾在1989年时被送去日本留学,而他的恩师就是日本神户艺术工科大学院的杉浦康平教授。

  2011年,吕敬人曾专门带着儿子吕旻前往日本拜访杉浦康平,而吴勇也正是在2011年10月27日和人教社签订了《委托设计制作合同》。

  这一切是不是巧合我们不得而知,但显然,在“毒教材”事件里,“吴勇”并不是个体,而是一个圈子,一个群体。

  自从“毒教材”事件发酵开以后到现在,热度一直居高不下,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配有这样触目惊心插图的这版教材是在2012年审定的,截至目前已经沿用了10多年之久。

  据网友爆料,早在2014年,就有家长专门给教材的编写者反映过教材插图的问题,然而直到2022年才得到“将修改教材”的回应。

  除此之外,还有网友发现,除了插图问题之外,中小学教材的内容也出现了很多问题。

  比如某位曹教授不仅多次将自己的作品放进了小学语文课本和教育部推荐的小学生必读课外读物中,甚至

  1970年出生于河南信阳的从师范院校毕业后先是成为了河南郑州的一位语文老师,后来经过深造先后拿到了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后又成为了河南某大学的客座老师,平日里也经常培训作文。

  2006年,在一次给学生检查作业时,他无意间发现教材上出现了不少标点错误。

  随后他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中小学的各种语文教材,并从中发现了63处关于标点符号的错误。

  经过仔细的整理后,他将这份错误清单发给了有关部门,然而却迟迟没有等到任何答复。

  为此他就一纸诉状将出版社告上了法庭,然而截至目前,先后打过22场官司的彭帮怀却一次都没有胜诉过。

  除此之外,关于语文教材中,删掉许多“红色”经典文章以及将“雷锋”事迹配上日本兵背老人的插图等也引起了不少的舆论关注。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是根基,对孩子的影响非常深远,而如何防止文化侵蚀已经成为重中之重。

  从2021年轰动一时的清华美院眯眯眼事件到如今引发众怒的“毒教材”事件,这一桩桩一件件背后映射的问题都值得我们深思。

  好在5月29日,中纪委国家监委已经在网站上发布文章,对“毒教材”事件进行了痛斥,并成立了调查组对此事展开全面彻查,希望关于此事的种种疑问都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